林知鹿

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呐

【凌李/蔺靖】琰琰一笑很倾城(1)

李熏然被同事安利了一款网游《琅琊榜》,很新颖的谋权类养成游戏,最近在网上人气非常高。

刚好警局这两天没接到什么案子,李熏然便下载了这个游戏上手玩了起来。

点进游戏,选了系统推荐的服务器,中国风的游戏画面雅致考究,让人眼前一亮,界面显示选择游戏人物,李熏然撑着脸一个一个看过去,游戏里的人物有几个不同类型的职业,分别是主君、谋士、将军、医师。

人民的好警察李熏然同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“将军”这个职业,又选择了性别为“男”,屏幕上立刻蹦出个一身戎装的人物形象来,李熏然看了看,表示很满意。

这个游戏主打谋略,有很大的随机性,小李警官一路随机下来,连名字都懒得想,点了随机,系统送给他“萧景琰”三个...

22 97

关于海关总署的那些事

明长官貌似有一个身份是海关总署的督察长?

是的,所以明秘书长经常需要去海关送文件和处理一些工作事务,以及帮76号的梁处长走私货物赚点外快什么的。

期末复习到这里,我觉得明长官这么做真的太过分了。

他知不知道海关税则的分类结构有多难记?商品名称和编码制度怎么弄?

明长官应该给明秘书长更多一点关爱。

海关估价我都不想说了,首先你要会确定税率。

FOB?还是CIF?这是个严峻的问题。

关税的计算与征收?呵呵,我什么都不想说,心累。

还有海关代征税和进口货物总税款呢。

报关单,报关单这个东西简直是恶魔!

分类、内容和填制以及附属的单证,这都算了,重点是还要用英文!用英文去填这些看都...

11 19

【楼诚】囹圄(八)

万家灯火掩盖了星月的清辉,明公馆的窗口透出暖色光晕来。

明诚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,明楼靠在床头边,安静的注视着他的睡颜,脸上带着点温柔的笑意。

昏暗的灯光下,明诚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,人也消瘦了不少,脸颊都有些凹陷下去,侧边还有些淤伤没有消退。

明楼看得心疼,抬手轻轻地抚过那些伤痕,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。

夜已深沉,明楼却不敢睡,既怕明诚半夜又会发起烧来,又怕自己睡相不好压到他的伤口,干脆就靠在床头,安静的想着事情。

明诚睡得并不安稳,正在愈合的伤口又痛又痒,他半夜醒了好几次,见明楼靠在床头边坐着,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弯来,只知道怔怔的看着他,明楼看得好笑,俯身轻轻的在明诚的眼皮上亲一下,他就...

【楼诚】囹圄(七)

黎叔再一次送药来的时候,带来了最新的消息——在第三战区的战役中,我集团军粉碎了日军的阴谋,以四千兵力歼灭日军两万余人。

一路惨败的日本军方这才发现,他们所获得的第三战区军事部署计划是伪造的,然而一切为时已晚,丧钟已经敲响,他们直如掉进深不见底的旋涡里,逃都逃不掉。

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明楼和明诚都为之一振。

“太好了!”他们相视而笑,脸上是同样的自豪与欣慰。

明楼高兴地站起身来,在房中来回踱了两步,然后又坐回床边,笑着对明诚说道:“阿诚,这里面也有你的一份功劳。”

“嗯。”明诚点点头,眼底满是笑意。

然而,明楼脸上的笑意慢慢退去,他沉吟了半晌,轻轻地握住了明诚的手。

“你要走了?...

【楼诚】囹圄(六)

明楼再次见到明诚,是在乱坟岗。

夜黑风高,杀人夜。

离上次见他,不过几天光景,再见之时却已是恍若隔世。

明诚双手被反绑在身后,被几个特务推搡着走过来,站在荒草遍布的黄土堆前,身旁还站了几个将要被执行死刑的犯人。

明楼看着他,神情不变,眼底波澜起伏。

明诚勉强抬起头来,看见了不远处的明楼。

大哥……

他原以为,这一生都再见不到他的。

而此刻,明楼就站在自己面前,他黑色的大衣融入身后的夜色,依旧是意气风发的模样。

明诚莫名就觉得满足——他在心里庆幸,这些伤痛都由自己来承受。

明楼一步步走到明诚的身前,两人在夜色中凝视对方。

“大哥……”明诚艰难地从干裂染血的唇间吐出这两个字来...

【楼诚】囹圄(五)

期末考试最重要的几门课程终于考完啦

大家久等了,现在就恢复更新,只不过还有一两门公共课考试,所以偶尔还是会耽搁一下,这文写到哪算哪,估计剧情也已经过半了,中篇完结吧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昏昏沉沉之中,明诚听到有谁哼唱着一曲熟悉的江南小调。

法国梧桐下,金色阳光从枝桠间洒落,一块红白格子相间的桌布铺开在草坪上,户外清新的空气中弥漫着烤面包的香气。

三个人围坐在一起,享受着午后慵懒的野餐,那是在汪公馆外,彼时年少的明楼、汪曼春和自己。

明诚递给明楼一杯红酒,又从冰桶里取出一支苹果酒,倒了杯给汪曼春。

那时的汪曼春正是如花的年纪,出落得也像是带露荷花...

【楼诚】囹圄(四)

天光还没有亮,四周一片昏暗。

明诚被几个人架着,从审讯室带出来,他们从狭长的过道穿过去,不知要带他去到哪里。

夜凉如水,院子里月光清冷。

弹痕斑驳的灰墙从明诚的眼底划过,提示着这里随时随地都在杀人,这就是76号的铁律——杀人掩饰胆怯,杀人树立生存的信心。

一日不杀人,他们就惶惶不可终日,心戚戚犹如末日。

又一道铁门在身后锁死,他们推搡着明诚,进了一个陌生的房间。在被推进门的瞬间,明诚匆匆瞥了一眼门外挂着白色门牌,上面写着“重刑室”三个字。

屋里漆黑一片,连一扇天窗都没有,终日不见天日,空气浑浊而湿冷,角落里燃着两个火盆,借着火光才勉强能视物。

他被铁索牢牢的禁锢在一张刑椅...

【楼诚】囹圄(三)

满满一盆冷水劈头盖脸地泼在身上,明诚轻咳了两声睁开眼来,汪曼春那张冷艳的脸浮现在眼前,她脸上的神情阴冷到了极点,怨毒的眼神像小刀般割在自己脸上。

明诚一时之间有些疑惑。

不过他很快便明白了,因为他看清了汪曼春手中的照片。每一张照片上,都清清楚楚的记录了自己和大哥的亲密举止。

咖啡厅里,明楼温柔地为自己戴上围巾。

办公室门口,明楼握着自己的手,帮自己取暖。

车窗边,借着夜色的遮掩,他们耳鬓厮磨。

……

“真是没想到啊,我千防万防,却偏偏漏了一个你……”

汪曼春的声音颤抖着,极力克制着杀人的冲动,她用怨恨的目光盯着明诚的脸,心道他的确生了一副好皮囊,尤其是那双眼睛,湿漉漉的,像笼罩...

【楼诚】囹圄(二)

汪曼春回到76号的时候,情报处的工作人员向她汇报工作,他们已经从海关总署带回了明诚,此刻正在审讯室留候待审。

“很好。”

汪曼春满意地点点头,快步向审讯室的方向走去。

她一把推开门,坐在桌前的明诚立刻便站起身来,看向她的目光茫然又无措:“汪处长,您这是……”

明诚显然也刚被关进来没多久,顾及着他在新政府的职务,在审问开始前并没有人对他无礼,至少现在他还保持着衣冠楚楚的形象,只是神色略显惊慌而已。

“阿诚。”汪曼春走到他身前,直视着他的双眼,“你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吗?”

明诚看着她,茫然地摇了摇头:“明长官让我去海关送一趟文件,我送完文件还没出大门就被你们的人抓来了……汪处长,...

【楼诚】囹圄(一)

看伪装者的时候就冒出了这个脑洞,如果当时阿诚将自己的手表扔了下去,代替明台去执行死间计划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鸦青的天色晦暗迷蒙,山岭间笼罩着一层薄雾,森然的寒意让人后背发冷。在这荒郊野岭的寂静处,铁铲挖土的声响显得尤为诡异可怖。

此刻的明诚全然顾不上这些,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块华光璀璨的手表,沉默的注视了片刻,眼中有什么情绪在挣扎动摇着。

“王天风他就是个疯子!”

明楼的声音依稀响在耳边,恍惚间明台那温暖干净的笑脸从眼前一闪而过。

“阿诚哥。”小小的少年牵住他的衣角,抬起稚嫩的脸庞看着自己,眼里泪光点点好不可怜,“我不小心打碎了大哥的笔筒,你可得帮我瞒着...

【楼诚】乱世惊梦

1937年,淞沪会战爆发。

上海公共租界及法租界沦为孤岛。

也就是那一年,明楼带着明诚离开了法国和煦的微风细雨,投身回到了战火纷飞的上海。

明楼在巴黎进修的是经济学,戴上副金丝细框的眼镜,他便具有了典型的欧洲上流社会知识分子形象。他心思深藏,进了新政府谋得要职,摇身一变成为了“和平的缔造者”。

对于明楼的所有决定,明诚并不多问,只管全心全意地跟在他的身后,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。

这段时间是灰暗的,透不进光来。

好在他们还有彼此的陪伴,并不是孤军奋战。

“我们都是在黑暗里摸索,前方的道路越黑暗,就越渴望光明。”

明楼曾经这样对他说过。

看着窗外晦暗的黎明,明诚猜不透未来将会如何...

18 57

【苏靖】明眸在心(下)

翌日清晨,晨光初曦。

寝殿之中,阳光落在窗畔,躺在床上的萧景琰睫毛轻颤几下,缓缓地睁开眼来。

眼前仍是一片混沌暗影,萧景琰坐起身来适应了片刻,轻轻喊了声“小殊”。

没有回应,萧景琰微皱了眉,偌大的寝殿中只有自己的呼吸声,梅长苏并没有像往日那样陪在他身边。

兴许是有什么事要处理吧……萧景琰想着,靠在床头静静等待了片刻,听着滴漏清浅的声响,心中却愈发的不安起来。

“战英。”又等了一盏茶的功夫,萧景琰终于忍不住出声唤来列战英。

此刻列战英正守在寝殿外,听到声音立刻便走了进来。

“殿下,有什么吩咐?”

萧景琰问道:“苏先生呢?”

“清早的时候蒙大统领来找他有事,两人一起出门了,到现在...

【苏靖】明眸在心(中)

浅金的阳光自花树枝桠间和缓流过,空气中弥漫着沉静如水的檀香气味,轻烟袅袅如纱。

梅长苏指尖微动,睁开双眼,缓缓掀被坐起身来。

他侧过脸看了看窗外的日光,眉心微蹙,匆匆整理了一番仪容,转身来到书柜前,按下机关走进了密室。

拉响了铃铛之后,梅长苏站在密室中等了好半晌,才见对面的门被打开,走出一个人影来,可那人却并不是萧景琰,而是列战英。

“苏先生……”列战英走到梅长苏面前,躬身行礼。

梅长苏连忙扶住他的手臂,问道:“怎么是你,太子殿下呢?”

列战英脸色暗淡,欲言又止道:“殿下他……苏先生还是亲自去看看吧。”

梅长苏心中一沉,擦过他的肩膀,大步地向对面走去。

寝殿之中,萧景琰静静的坐...

【苏靖】明眸在心(上)

本来是没想过失明梗的,但是看到某位亲在评论里形容了一番,感觉莫名戳中萌点,决定随心地来一发貌似还没有人写过的失明梗,配合毒酒梗的剧情一起上,效果更佳哦😏

话说昨天开始补《伪装者》了,一连看了七集,要被楼诚这对圈粉了,你们想看楼诚文吗嘻嘻(・ิϖ・ิ)っ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眼看着梅长苏面不改色地抬手执起托盘中的杯盏,萧景琰心中一颤,不由分说地伸手挡住他的手臂,另一只手顺势夺下他手中的杯盏。

“景琰!”梁帝看向他,眼中是惊怒交加。

萧景琰垂下眼睫,凝视着手中的杯盏,琥珀色的酒液随着他细微颤抖的手指漾出浅浅的涟纹。

“父皇立我为太子,命我监理朝政,我一直以为...

【苏靖】此血仍殷(第五章)

苏宅。

静谧的午后,阳光柔和的落在窗棂,室内没有添火盆也依然是暖意融融,梅长苏正卧在塌上小憩,呼吸浅浅,飞流安静的陪在一旁,岁月静好如画。

迷蒙间隐约听得铃声,梅长苏不由得一怔,睁开眼来。

“飞流,你也听见了吗?”他问身边的少年。

飞流点点头,捧着脆梨咬下一大口:“听见!”

于是梅长苏当即敛衾起身,快步走到书柜前,手下快速按动几处精巧机关,几步踏下阶梯走进了密室,果然见到靖王已经等候在那了,穿着居家的青色锦衫,显得身量有几分单薄。

“殿下,您怎么来了?”梅长苏问道,此时他应该留在芷萝宫中养伤才对。

看出他心中疑虑,靖王回道:“承蒙先生关怀,我的伤已经不碍事了,眼下先解决卫峥一事比...

【苏靖】此血仍殷(第四章)

话音未落,便见梁帝大步踏进屋中,身边紧随的是高湛和蒙挚,跟在后面的还有夏江和霓凰郡主,本就不大的房中顿时显得有些拥挤,随驾的宫人侍卫们都只能候在门外。

梅长苏站起身来,不动声色的看了梁帝一眼,施施然行礼道:“参见陛下。”

“景琰怎么样了?”梁帝没有闲心去理会他,担忧的看向躺在床上昏迷未醒的萧景琰问道。

高湛会意地向门外传旨道:“宣太医进来!”

晏大夫看了梅长苏一眼,在他的眼神示意下起身站到了一边。

梁帝这次带来的陆太医是御医中的国手,医术精湛,他只搭脉一观,须臾便道:“靖王殿下脉象虚浮,全身气血凝滞,胃脘淤血不畅。虽没有性命之忧,但身子已有损伤,需要好好调理将息才可恢复。”

“景琰...

【苏靖】此血仍殷(第三章)

离开皇后宫中之后,皇帝命宫人们远远跟在身后,只留了高湛在边上侍奉着,慢慢地踱过莲塘边的那条长廊。

他刚得皇后之报的时候,确是狂怒难捺,可如今对静妃的气一消,竟顺带着对靖王这件事的怒意也平息了不少。

同时,梁帝对于靖王和静妃这两桩事竟会接踵爆发也起了疑心,他心里暗自揣测着,随口问身边的高湛:“你觉不觉着今天的事,太过巧合了一些?”

“陛下的意思是说,静妃娘娘和靖王殿下母子两今天犯太岁吗?”高湛低头陪笑着回答道。

梁帝闻言一笑,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,叹道:“算啦,你懂得什么?起驾回宫吧。”

“是。”高湛恭敬地俯首道,眼底掠过一道精光。

回到殿中时,却发现那里只剩下了各处侍立的宫人,誉王、...

【苏靖】此血仍殷(第二章)

我又来啦,亲亲们好热情啊,你们的评论和点赞就是我更文的无限动力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平时要上课,空闲时我会用手机码文,基本一两天更新一章有保障,欢迎大家多多留言,提出自己的想法😘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说什么?!”

向来平静的苏宅内突然传出梅长苏的惊呼声,随后他猛然站起身来,几乎撞翻了膝边正煨着茶的红泥小火炉。

一旁前来做客品茶的霓凰郡主也忙跟着站起身来,扶住梅长苏有些不稳的身子,清澈的目光看向席上满脸无措的蒙大统领,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讶异:“夏江和誉王真的强行将靖王带去了悬镜司?”

“是啊!”蒙挚显然也急得不行,额头上全是汗水,“今日一早誉王就调换了...

【苏靖】此血仍殷(第一章)

毒酒梗和剑伤梗这两个梗都有大大写过了,以后我会不会重复这两个梗暂且不提,首先为大家呈现一个崭新的脑洞——悬镜司梗(๑• . •๑)

顾名思义,就是wuli靖王殿下被关进了悬镜司,然后……

接靖王殿下碰瓷之后开启支线剧情,如与正剧剧情有不相符出现bug处,请亲打开脑洞自行修复,本文纯属消遣,脑洞产物,请勿当真_(:3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殿中,宫人们全部伏倒在地,噤若寒蝉。御座之上,梁帝盯着阶下前来禀告的太监,面色阴郁。

“你再说一遍。”梁帝语调冰冷,一字一句,“是谁?是静妃?”

太监抖成一团:“是……是静、静妃娘娘。”

“静妃……反了,真是反了…...

咳咳……

最近看完《琅琊榜》,病弱的苏哥哥是很动人没错,与之相关的cp也层出不穷,可是我比较中意虐靖王殿下该如何是好?萧景琰算是我最萌的受的类型了,关键词就是“隐忍”啊,外表坚毅内心柔软的小哭包,真想分分钟虐哭他有没有_(:3」∠)_

我的脑洞不少,都蛮想填成坑的,不知道大家想不想看梗,基本上各种虐心虐身,毒酒梗啊剑伤梗啊悬镜司梗啊等等……

想看的亲来这儿说一声,人多就开坑(。・ω・。)ノ♡

49 49
 

© 林知鹿 | Powered by LOFTER